銷售經理
業務員
業務員
業務員
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
  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中山市飛步腳輪有限公司
總機:0760-22127002(20線)
傳真:0760-22127119
手機:13702353637(銷售經理)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網址:www.gutgif.icu

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
名鎮小欖之痛 傳統打法之危-中山市飛步腳輪有限公司

名鎮小欖之痛 傳統打法之危


發表時間:22:38:41

最近,中山市小欖鎮有新舉措了。

這個曾享譽全國的專業鎮,如今在全市率先出臺“關心關愛企業家十條措施”,希望讓企業家吃上“定心丸”。

坐不住的背后,是小欖經濟面臨的尷尬境況。2019年前三季度,中山小欖GDP僅為275.07億元,下跌2.4%,18項主要經濟指標中有11項為負增長。

同為珠三角老牌專業鎮的東莞長安,2019年前三季度,GDP達526.5億元,增長7.7%,主要經濟指標全線飄紅,甚至不少實現兩位數增長。

一漲一跌,反差鮮明。回望20年前,中山小欖的經濟總量與順德北滘、東莞虎門和長安幾乎旗鼓相當,是全國的珠三角專業鎮排頭兵。而如今,當這3個鎮“組團”跨入GDP“600億俱樂部”時,小欖卻連續幾年在“300億俱樂部”中徘徊不前。

深陷負增長的泥淖,是占據中山經濟總量約七成的專業鎮經濟轉型陣痛的縮影。

南方日報記者 周歡 廖瀚 何偉楠

走下“神壇”

珠三角專業鎮經濟活躍而強大,強鎮林立、臥虎藏龍。

中山小欖,這個在1986年就被譽為“南方鎖城”并在全國先行一步的工業強鎮,如今掉隊久矣。

2019年前三季度,小欖GDP275.07億元,下跌2.4%,工業投資下跌45.9%、規上工業增加值下跌9.6%、進出口總額下跌3.8%……18項主要經濟指標中有11項是負增長,占比超過六成;有10項指標增幅低于中山平均水平,嚴重拖了全市的后腿。

放到珠三角來看,小欖面臨的尷尬更是明顯。

2019年前三季度,南海獅山鎮GDP842.51億元,增長5.8%,東莞長安鎮GDP526.5億元,增長7.7%,東莞虎門鎮GDP505億元,增長5.8%;2019年上半年,順德北滘鎮GDP322億元,增長7.2%……這些曾經的同路人,都在大步流星向前邁進。

回顧“威水史”不難發現,過去笑傲珠三角的小欖,風頭并不比它們差。

在小欖的“黃金時代”,五金、服裝等輕工業發達,是全國首個被正式命名的“中國五金制品產業基地”、全國首個“國家火炬計劃特色產業集群創新(試點)基地”……

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小欖產業的式微,并非沒有先兆。

新世紀以來,小欖五金等勞動力密集型加工為主的產業,仍處于粗放型發展階段。隨著全國各地五金行業興起,小欖面臨激烈的市場競爭,“價格戰”之下整個行業增速逐漸放緩。

到了2008年,國際金融危機對小欖的五金、服裝等傳統產業造成沖擊。受匯率升高、出口退稅下降、用工成本上升等因素綜合影響,小欖一批出口導向型五金企業生存艱難。

遺憾的是,面對正在急劇變化的行業環境,小欖的危機感不強,轉型步子邁得不夠果斷、不夠大;另一方面,由于傳統產業發展遭遇瓶頸,新興產業集群又沒能形成,隱患從此種下。此后數年里,當其他一些專業鎮以20%的GDP增速高歌猛進時,元氣大傷的小欖,多年增幅不超過10%。

數據顯示,2001年到2018年,小欖鎮的GDP從51.58億元增長到344億元,名義增速為566.93%,在中山24個鎮區中排名第22位,差點墊底。

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百舸爭流,慢進也是退。

雖然曾經基本處在同一起跑線上,但當虎門、長安、北滘2018年的GDP均突破600億元大關時,小欖還僅為367億元。差距越來越大的背后,是小欖經濟失速。2015年-2018年的4年間,小欖的GDP平均增速僅為7.25%,低于長安(11.38%)、北滘(7.88%)和虎門(7.7%)。

面對經濟環境、產業形勢雙重擠壓,2019年小欖更是陷入經濟負增長,從“特種部隊”淪為了拖累中山經濟的“包袱”。

求解“新鎖”

時間撥回上世紀90年代初,吳曉波跟隨中央新聞記者代表團到訪小欖時,對朝氣蓬勃的小欖印象深刻:“那時候的小欖聚集了大批青年創業者,可以說是年輕人在輕工產業領域創業的標本城市。”

到如今,“南方鎖城”的創業密鑰為何不靈了?

翻開歷史不難找到一些答案。

小欖的制造企業絕大多數為中小型企業(2003年小欖有五金類企業1801家,其中年銷售額超過500萬元的規模企業只有150家,僅占8.3%),早期家庭作坊式企業更是占了絕大部分。這種創業模式在改革開放初期具有“船小好調頭”的靈活優勢,也能充分調動創業者的創富積極性。隨著市場化競爭加劇,勞動力密集型、設備裝備化程度低,“村村點火、戶戶冒煙”的模式,缺乏骨干企業領軍,可持續性逐漸減弱。

到了本世紀初期,小欖先后獲得“中國五金制品產業基地”“中國電子音響行業產業基地”“中國內衣名鎮”稱號,建立多個國家級產業集群。但隨之而來的是,產業布局太過分散,轉型力度不夠的隱憂浮出水面。

時隔多年,小欖一名企業家仍感到惋惜:“小欖沒有抓住‘南方鎖城’這個名頭做大做強做出品牌,而是在電子音響、內衣這些產業上蹉跎時間,錯過了轉型升級的時間窗口。”

珠江口東岸的東莞長安,則搶準了產業新風口實現轉型。

2011年隨著智能手機興起,一些電子信息企業轉型生產智能手機,長安鎮順勢而為,通過培育壯大OPPO、vivo等龍頭企業,引導上下游產業鏈集群化發展。到2018年,該鎮規上電子信息產值達到1616億元,崛起成為全國乃至全球智能手機制造高地。擁有5個國家級產業集群基地的小欖,2018年才將興起多年的智能鎖產業定位為核心產業,在產業轉型上一步慢、步步慢。

不僅如此,最近10多年,當佛山、東莞等地的強鎮紛紛搶下“先手棋”,力推“騰籠換鳥”“機器代人”、引進培育龍頭企業和“隱形冠軍”、加強創新服務平臺和技術研發時,小欖基本還是躺在過去的功勞簿上,沒能抓住培育發展新興產業的窗口期,加上面臨缺乏技術、資金、人才等難題,結果兩頭撲空。

如今多年過去了,小欖過去缺乏骨干企業、產品技術含金量不高、自主創新能力較弱、附加值偏低的舊模式、老問題,并沒有隨新形勢發生根本性改變。

當北滘鎮孕育出美的、碧桂園兩大世界500強企業,當長安鎮崛起OPPO、vivo兩大國際智能手機品牌,當獅山鎮涌現24家全國“隱形冠軍”企業,小欖又有什么拿得出手?

從企業規模來看,目前小欖鎮擁有市場主體4萬多家,其中,制造業企業1.4萬多家,規上工業企業只有420家,僅占2%左右,數量不到獅山鎮(1034家)的一半。

從創新指標來看,小欖現有高新技術企業308家,也遠低于獅山鎮(652家)、長安鎮(547家)。從品牌水平來看,小欖除了華帝、欖菊日用,幾乎再難找到家喻戶曉的品牌。

在新一輪競逐賽中,小欖產業支撐不足、創新能力不強等短板如何補足?

呼喚涅槃

在以工業立市的中山,小欖之痛,并非孤例。包括“中國燈飾之都”古鎮在內的一批專業鎮也集體出現經濟負增長現象。而在過去,它們是廣東乃至全國鎮域經濟的重要樣本。

20世紀八九十年代,專業鎮為中山躋身“廣東四小虎”立下汗馬功勞。38個國家級產業基地,18個省級技術創新專業鎮,23個產業集群……作為廣東專業鎮密度最高的地級市,專業鎮經濟也曾賦予中山無限活力。

“早轉型,早主動;慢轉型,很被動;不轉型,只有等死。”在波濤洶涌的產業浪潮中,多年埋頭在自家一畝三分地上的中山專業鎮,一朝抬頭才發現外面的世界已徹底變了樣。

曾經風光無限的大涌紅木、沙溪服裝等,如今不復昔日光彩。

2018年初,《紅木》新國標中對樹種原材的調整,本已顯現頹勢的大涌鎮紅木產業受到不小沖擊。而2013年開始國內服裝產業整體市場下滑趨勢,讓服裝業產值占全鎮工業總產值60%以上的沙溪鎮一蹶不振……

2019年度全國綜合實力千強鎮榜單顯示,在全國前20強中,東莞獨占5席,佛山奪得4席,中山只有小欖排在第20名(廣東省內排第11名)。

頂著“一鎮一品”美名,卻缺乏大企業、大項目支撐,中山專業鎮經濟難以媲美其他“三小虎”。

大魁一河之隔,兩岸景象迥異。北岸的順德,家電產業規模早已突破3000億元,且擁有美的、海信科龍、萬家樂、格蘭仕等巨頭。南岸的中山,以南頭、東鳳、黃圃3鎮為主的家電專業鎮產值雖達千億級,但“星星多、月亮少”,坊間盛傳“千家企業不如一家格蘭仕”。

如果說產業轉型陣痛只是外面表現,那么體制機制造成的“各自為鎮”、惡性競爭、產業重復建設等,無疑是制約中山專業鎮高質量發展的根本性問題。

中山大學政治與公共事務管理學院教授張緊跟認為,隨著城鎮密集區快速城市化,“以市帶鎮”的行政區劃體制不利于區域經濟資源整合和產業結構調整升級。城市中心功能弱化、難以適應市場規模和人口規模迅速擴大等問題。這已成為制約“直筒子鎮”發展的瓶頸。

建成14年,承辦27屆中國小家電交易會,黃圃國際會展中心見證過中山小家電產業的發軔起步。如今,不僅黃圃國際會展中心面臨著場館設施陳舊窄小、周邊缺乏配套設施等硬件掣肘,中國小家電交易會也面臨各家電重鎮“互不買賬”的窘境。

與黃圃的困惑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一水之隔,順德區政府依托高規格建設的廣東(潭洲)國際會展中心,謀劃打造現代家電產業集群,建設、運營國家級家電電子商務產業園。

向死而生,不破不立。中山專業鎮經濟呼喚一次鳳凰涅槃。

啟示錄

東莞:全國千強鎮前二十名獨占五席

“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重鎮”東莞長安、“中國服裝服飾名城”東莞虎門、“中國模具制造名鎮”東莞橫瀝……同樣作為“廣東四小虎”成員,如今東莞的專業鎮經濟比中山更加紅火。

在2019全國綜合實力千強鎮榜單中,東莞28個鎮全部入選,15個鎮入列全國百強,是上榜數量最多的城市。長安、虎門、厚街、塘廈、常平5個鎮更是“組團”進入前20名,分列第7名、8名、16名、17名、19名,形成鎮域經濟“最強戰隊”。

多年來,東莞的專業鎮發展風生水起,但也并非一帆風順。與中山一樣,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之后,東莞傳統產業日漸式微,甚至頻傳企業“倒閉潮”。東莞專業鎮是如何絕境逢生的?全國千強鎮前20名獨占5席,東莞憑什么?

協同創新: 專業化創新服務平臺賦能產業升級

創新資源不足,是很多專業鎮轉型升級的瓶頸,中山如此,東莞也不例外。

為此,東莞以協同創新為重點,加快特色產業經濟發展、創新平臺體系建設、產學研活動對接、自主創新能力提升,先后組建了橫瀝模具制造產業協同創新中心、虎門服裝產業協同創新中心、橋頭環保包裝產業協同創新中心等專業化的專業鎮創新服務平臺,推進資源引進、行業服務、人才培養、技術攻關。

例如,2012年,東莞虎門鎮政府聯合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、東華大學、上海海事大學、地方龍頭企業等戰略合作伙伴,開始建設“虎門服裝產業協同創新中心”這一國家級產業公共服務平臺,以促進服裝產業產學研協同發展。

資料顯示,該項目由市鎮兩級財政和企業共同投資1.5億元,至2016年底已建成虎門服裝技術創新中心、國家紡織面料虎門館、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檢測中心虎門實驗室、虎門服裝設計研發中心等10個平臺,為服裝服飾產業提供全方位服務。

東莞橫瀝的模具制造業同樣借助協同創新,從原來的低端環節向產業鏈上游拓展。2012年,橫瀝鎮與上海交通大學等6家高校院所探索共建模具產業協同創新中心,建設了覆蓋模具全產業鏈的12類創新創業服務平臺,累計服務企業1000多家。

東莞還大力引導鼓勵專業鎮與高校院所合作,聯合搭建專業化創新服務平臺。東莞理工學院長期為橫瀝鎮提供創新服務,先后選派3名模具專業博士到橫瀝鎮掛職鎮長助理,協助創新體系建設。該校還與橫瀝共建模具3D打印技術公共服務平臺,并共建模具產業云專區發展“互聯網+模具”新模式,云專區上線企業4000多家。

多年來,在創新驅動下,東莞專業鎮實現從粗放型到規模型、技術型轉變。以長安鎮為例,該鎮已有國家高新技術企業547家,省創新型試點企業5家,省級企業工程中心19個,省級創新科研團隊6個。

大項目帶動:斥巨資引進和培育龍頭企業

與中山類似,東莞產業過去長期存在“只見星星,不見月亮”“只見小草,不見大樹”的局面。近幾年,隨著華為終端進駐以及OPPO、vivo等崛起,東莞產業格局悄然改變。

這背后是東莞加快引進和培育大項目、大企業。2019年12月12日,東莞集中開工重大項目43個,總投資約478億元。此前,東莞分別于2019年2月、6月和9月集中開工了三批重大項目,共93個項目,累計總投資額達到2043億元。正是在重大項目帶動下,2019年1-10月,東莞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長17.6%,是近6年來同期最快。

東莞還大手筆出臺“重特大項目招商獎勵十條”,符合條件的項目最高扶持將近2億元,強化招商引資的吸引力、競爭力。

在智能手機產業重鎮東莞長安,由于孕育出OPPO、vivo兩大全球智能手機巨頭,該鎮已有上下游配套企業超過1000家,其中規上電子信息企業有159家,規上高新技術企業355家,形成以龍頭企業為引領、產業鏈上下游協同的創新生態圈。

在此基礎上,長安鎮規劃了面積為3.35平方公里的智能手機小鎮,并入選廣東省首批特色小鎮,將建設智能手機產、學、研、創、投全產業鏈。如今,小天才研發中心已建成投產,OPPO研發總部、vivo研發總部加快規劃建設,長安鎮正瞄準打造全球智能終端(手機)產業創新基地。

在服裝專業鎮虎門,2019年引進16個總投資超過200億元重大招商項目,與中絲集團、中輕集團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,建設南方區域總部項目,與中紡聯共建世界級紡織服裝產業集群先行區。該鎮還著力引進國際時裝品牌的總部、區域總部公司、設計中心,瞄準打造世界級的時尚產業集群。

專家觀點

民革廣東省經濟委員會委員高超平:

專業鎮模式改革已刻不容緩

每種區域經濟發展模式都有周期性,專業鎮模式也不例外,必定會呈現成長、停滯、衰退、重生四個階段。從“一鎮一品”到現在“四個難以為繼”,中山專業鎮模式改革已刻不容緩。中山專業鎮發展可劃分為以下3個階段。

第一階段(2000—2007年),專業鎮騰飛階段。這一階段各鎮區擁有豐富的土地、資金、勞動力,要素資源成本低;加入WTO組織,“三來一補”貿易的繁榮帶來極大需求,同時知識產權保護力度較弱;“市—鎮”兩級扁平化管理,極大地調動鎮區積極性,“一鎮一品”實現差異化發展。因此,中山專業鎮生產總值年均增長達到15%以上。

第二階段(2008—2012年),專業鎮停滯階段。在此階段,依靠引進促發展的“拿來主義”,使一些鎮區和企業滋長了惰性,削弱了內生發展動力。在加工貿易體系下,中山制造業發達,但以中小企業為主,缺少自主品牌和核心技術,缺乏核心競爭力,容易面臨重大市場風險。

第三階段(2013年至今),專業鎮衰退階段。經歷2008年金融危機、2010年歐債危機后,中山的“三來一補”貿易加速萎縮,中山寶元工業集團等陸續轉移到東南亞地區;土地資源開始枯竭,流動人口明顯減少,資金大部分都流向房地產;專業鎮突破了原有地緣空間,由“一鎮一品”過渡為“一鎮多品”“多鎮一品”,導致鎮區間惡性競爭。2018年以來,國際經貿形勢變化,對中山出口構成較大沖擊。

目前,專業鎮已較難適應中山經濟社會發展,面臨以下3個問題。

產業生態系統不完備。中山經濟發展模式過度側重于生產,加上鎮區之間規劃不合理、布局不匹配、分散發展,導致產業生態系統內部松散、小、亂。

缺少集群創新。企業創新需要大量投入資金、人力、時間。中山絕大多數企業是中小微企業,與周邊城市相比產值、規模上都比較落后,迫切需要政府、協會、企業、高校等各方面力量協同創新,共建集群創新中心。

公共服務平臺力量單薄。以鎮區為依托的公共服務平臺,規模過小、力量分散、服務有限,日常運營大多依靠財政扶持,暫無法依靠自身力量實現市場化的良性運轉。

振興傳統專業鎮,建議采取以下4個對策:

要創新發展理論和思路。專業鎮模式將有限資源碎片化,組團則要改變碎片化發展。目前,中山組團發展未能真正落實,流于形式,要摒棄過于注重短期利益的思維模式。近期,要繼續探索組團發展,發揮協調作用;中期,要做實組團發展模式,經濟發展和公共服務分開,鎮區重點保證公共服務,市級統籌經濟發展;遠期,應探討行政區域調整的科學性和必要性,“市管鎮”改為“市管區”。

傳統專業鎮應向“特色小鎮”轉變。應瞄準都市化的發展方向,產業、城市、人文統一統籌規劃,努力打造現代都市型特色小鎮。要圍繞主導產業延長產業鏈條,利用互聯網+實現技術創新、跨界發展。同時,要注意避免過度房地產化。

專業鎮應當“優勝劣汰,適者生存”。中山已建成38個國家級產業基地、18個省級專業鎮、516個省級以上名牌名標,分散在24個鎮區。要大膽“揚、棄”,引導同質鎮區之間資源整合,鼓勵優勢專業鎮品牌兼并弱勢專業鎮品牌。

要堅持“全域中山”的發展理念。應進一步深化體制機制改革,全面統籌專業鎮創新要素資源配置,提升產業集群集聚度和競爭力。同時,鼓勵發揮專業鎮的產業聯盟作用,促進協同創新,加大并購重組力度,大力扶植大企業,在燈飾、服飾等較強產業中扶植知名品牌。



返回

版權所有 中山市飛步腳輪有限公司 電話:0760-22127002(20線) 手機:13702353637 網址:www.gutgif.icu
中山腳輪,腳輪,重型腳輪,工業腳輪,尼龍輪,萬向腳輪,聚氨酯腳輪,萬向輪,工具車輪,腳輪廠,網站地圖
粵ICP備18031846號
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河南快三走势图爱彩乐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售了么 陕西11选5技巧 在线配资平台w特约简配资 急速赛车单机游戏 福建高频十一选五下载 够力小辣椒七星彩排列五 福建快三走势图50期 保定期货配资 江西快三平台下载 湖北11选5的遗漏值 云南快乐10分手机版 上海时时乐历史 黑龙江快乐十分分布图 河南快三玩法规则 二十年a股涨幅最大